上市银行1季报初扫描:营收净利超预期 不良贷款稍抬头

  上市银行一季报拉开帷幕,截至27日,A股银行中已有13家公布了2020年一季度业绩报告,包括4家股份行、4家城商行和5家农商行。从营收和净利润来看,大多银行业绩好于预期,显示出疫情之下银行业务经营的韧性。

  反映到A股市场上,27日银行板块领涨大盘,早盘大幅拉升,截至当日收盘,青农商行涨停,宁波银行常熟银行涨幅超过4%,招商银行贵阳银行浦发银行杭州银行等涨超2%。

  天风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廖志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上市银行一季度表现好于预期受多方面影响,一是银行“以量补价”,一季度贷款增速高,生息资产扩张快,对业绩有利;二是疫情对资产质量的影响体现会滞后,但整体而言贷款质量受冲击相对可控;三是息差尽管被压缩,但压缩幅度有限。

  还有观点称,一季度上市银行营收和利润增速或为年内低点,后续随着复工复产进度加快,资产质量有望逐步修复,银行板块整体迎来投资春天。

  四家银行营收增速超30%

  此前受疫情影响,市场对于上市银行一季度表现较为担忧,但如今,随着业绩报告的先后披露,有业内人士认为,与一季度经济数据相比,多数银行交出了一份不错的答卷,业绩好于市场预期。

  从营收上看,已披露业绩情况的13家银行中,青岛银行宁波银行青农商行郑州银行的营收增速均超过了30%,分别达37.59%、33.68%、33.33%和30.37%。

  青岛银行的营收快速增长主要源于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利息净收入大幅增加。利息净收入达到19.50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2.50%。另一方面是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有较大提高。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4.10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06亿元,增幅34.66%。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增加则是由于理财业务与信用卡业务发展较快。

  宁波银行的高增速则得益于该行财富管理、私人银行等新兴业务起步良好,国际业务、投资银行等重点业务持续发力,另外公司轻资本业务盈利贡献也稳步增长。报告显示,公司金融市场、投资银行、资产托管、票据业务等中间业务收入贡献持续增加。

  另在营收规模方面,浦发银行以554.24亿元的营收规模位列首位,该行行长潘卫东近日在新闻发布会上称,浦发银行一季度在去年年底的基础上,加大了对公贷款的投放,整个贷款规模上量,因此营收保持了正的增长,实现了“以量补价”。

  与之相对,西安银行江阴银行的营收跌幅较大,特别是江阴银行,营收更是出现负增长,较去年同期下降3.35%。不过在营业收入下降的背景下,该行净利润却实现了快速增长,较去年同期增加8.36%。

  还值得一提的是,在发布第一季度报告的同一天,江阴银行发布了第六届董事会第十三次会议决议公告,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拟设立消费金融公司和拟设立金融租赁公司的议案。而消金公司和金融租赁公司的设立将助力江阴银行实现综合化经营。

  另外,4家披露业绩的股份行中,平安银行是唯一一家营收、净利均实现两位数增长的银行。数据显示,平安银行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379.26亿元,同比增长16.8%;归属母公司净利润85.48亿元,同比增长14.8%。其中,报告期内,该行投资收益同比增长12.31亿元至38.02亿元,增幅47.9%,进而带动非利息净收入同比增长12.4%。

  事实上,一季度,来自投资业务的贡献抵补了不少银行传统中收的乏力,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各个银行在报告期内利率环境变化下对投资策略与投资结构的优化。

  新时代证券分析师郑嘉伟分析,整体而言,一季度银行归属母公司利润或为年内低点,后续有望触底回升。二季度虽然面临外需的不确定性,但是在监管提出以更大的宏观政策力度对冲疫情影响背景下,银行将会继续保持较快的资产规模增速,上市银行盈利将会触底反弹,弹性较好的中小银行将保持中高速增长。

  不良贷款率小幅上行

  不过,在银行业营收、净利增长的同时,资产质量和净息差正在承压。

  资产质量方面,已公布一季报的上市银行中,苏农银行中信银行浙商银行渝农商行常熟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增加,其中,中信银行增幅较高,较去年末增加了0.15个百分点。

  就整个行业来看,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肖远企近日曾表示,一季度末银行业不良贷款率为2.04%,比年初上升了0.06个百分点。其中受疫情影响比较严重的一些小微企业,餐饮、住宿等行业上升相对较快。

  另外,银行零售领域,尤其是信用卡业务受疫情影响也较为明显,比如平安银行个人贷款不良率为1.52%,较2019年末增加0.33个百分点,其中个贷方面不良率上升最快的是信用卡业务,不良率为2.32%,上升0.66个百分点;其次为汽车金融贷款,上升0.33个百分点至1.07%。

  受此影响,有银行已经开始调整零售与对公的战略。一位银行业资深从业者对记者表示,银行在对公领域的发力,尤其是对大客户的维系,一定程度上也将在负债、代发等业务方面帮助零售业务获得优质资产,有利于其进行长期发展和提升差异化竞争优势。

  关于二季度及之后不良率的表现,肖远企表示,预计还会有上升,但幅度不会非常大,因为目前复工复产正有序开展,也采取了很多对冲政策措施缓释风险。比如加大处置力度,第一季度银行业就处置了不良贷款4500多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了810亿元,力度较去年更大。

  廖志明也对记者表示,目前银行资产质量表现较为稳定,受疫情的冲击相对可控。

  净息差方面,中信银行浙商银行和常熟银息差被压缩幅度较大,平均被压缩幅度均超过20BP,这主要和上市公司负债端存款占比较高有关,由于负债端成本较为刚性,在资产端贷款利率持续下滑背景下,银行息差被压缩是大势所趋。

  但是,郑州银行西安银行青岛银行,在金融同业业务利率下降明显的背景下,叠加存款市场竞争激烈,息差没有被压缩反而出现回升。尤其是郑州银行,净息差由去年末的2.16%提升至了3.47%,提高了131BP。

  郑嘉伟称,未来利率市场化将推动商业银行息差长期面临下行压力,大力推进资产负债精细化管理,努力克服疫情影响,着力实施降本增效,增加非息收入占比是当下化解息差被压缩的主要措施。

  浦发银行副行长王新浩近日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资产端收益下行、净息差缩减的情况下,银行要增加营业收入,无外乎要加大中间业务收入的力度。“今年我们会在第三方代理上下功夫,加大零售AUM的总量,同时紧抓金融市场的大幅波动的机遇,提升由于利差收窄所带来的营收减少,此外还将进一步调整负债结构。”他说道。

  浙商银行首席财务官景峰亦表示,面对净息差收窄的压力,今年会通过加速投放,结构优化,实现以量补价,对冲资产端收益率下行的影响;同时,将会利用好货币市场利率处于低位的阶段,调整负债端结构,整体控制负债端的成本。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下一篇:4月28日异动股点评:市场再次聚焦光刻胶 盘点四牛与四熊
上一篇:无惧疫情!白酒龙头业绩稳增长 贵州茅台等再创新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