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裕民:从“太难了”到“要活着”!后疫情时代涉醇企业如何“破局”?

  今年以来,甲醇现货市场价格颓势不断,多数生产企业在现金流亏损边缘苦苦支撑。疫情期间,甲醇市场需求的断崖式下挫更是为生产厂家平添新忧。事实上,一季度,疫情给甲醇产业带来的影响已为甲醇产业链敲响一记警钟。如何在后疫情时代转型突围、险中求胜也成为涉醇企业所面临的重要的课题。近期,在与众多甲醇产业链企业交流时期货日报记者发现,针对当前甲醇产业链的困境,抱团取暖等方式已几乎行不通了,积极拥抱并运用期货工具成为当下涉醇企业的“保命方针”。

  涉醇企业面临“生存”大考

  2020年上半年,涉醇企业压力前所未有,生存环境堪忧。对于这一点,身处中原地区的涉醇企业也深有体会。

  “河南虽然不是甲醇生产和消费的重心,但却是内地甲醇贸易的集散地,因而在区域化的市场背景下也备受市场关注。”河南某甲醇贸易企业相关负责人向期货日报坦言,当前甲醇产业链整体生存环境艰难,企业普遍面临生产亏损、销售困难、库存高企、罐容紧张、船货卸货困难等重重压力。“眼下,仓储门槛与仓储成本不断提升,进口船货滞港问题严重,甲醇贸易环节成本上升,经营风险骤增。”

  河南某甲醇企业相关负责人也感慨地称,2020年,企业经历了一场“大考”,压力空前之大。“从公司组建到现在,企业经营形势从未遭遇过如此困难,产业链企业真到了一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期。”

  据他介绍,企业化工板块中有一半以上的装置由于当前经营形势的严峻、库存的压力,而被迫停产检修。

  一季度,甲醇产业链整体遭受疫情影响。采访中期货日报记者了解到,2月份,受国内交通管制影响,甲醇生产企业胀库严重,库存达到历史高位。受胀库影响,甲醇生产企业只能被迫降负或停车来缓解库存压力。据了解,2月份,国内有涉及产能超过1000万吨的装置降负或停车,2月中下旬,全国甲醇开工率达到62%,西北甲醇开工率达到71%,为近两年来的低点。

  “在国内疫情形势严峻的2月,甲醛、二甲醚等传统需求大幅萎缩,据粗略测算,甲醇下游需求一度环比缩减30%—40%,加上短期公路交通受限,当时内地甲醇生产装置出现迫于库存压力而降负的情形,进入3—4月份,海外疫情持续蔓延,外盘大幅下挫向内盘传导,内外盘套利窗口打开更是导致进口货源不断冲击我国甲醇市场。”兴证期货分析师林玲介绍说。

  产业供需博弈深度加剧、上游生产端经营欠佳、下游需求端骤缩明显、港口库存不断攀升、低价批量进口货不断冲击等同步显现,造成甲醇期现价格创下历史新低。这也在进一步考验着涉醇企业的“生命线”。

  “供应充裕格局不断压缩生产利润,甚至一度挑战企业的现金流承受力。一季度,多地煤制企业跌破完全成本,主产区西北1300元/吨亦触及到部分企业现金流水平,与历年同期盈利形成明显对比;而天然气制甲醇企业经营状况更为欠佳,期间亏损幅度在200—300元/吨。下游甲醛、醋酸、二甲醚行业虽有一定盈利,但利润较往年压缩明显,且MTBE处于亏损状态。”上述甲醇企业负责人表示。

  经历了此轮重挫,不少涉醇企业感慨,在逆境下,企业能生存比什么都好。

  “当前甲醇市场的供应充裕与高库存问题依然严峻,中长期来看,全球甲醇需求驱动趋弱,供应端新增产能释放仍在继续,由此生产企业将面临严峻的生存环境。”东证期货分析师杜彩凤表示。

  对此,上述企业负责人也坦言,涉醇企业要有一种过紧日子,而且是中长期过苦日子的思想准备。即便市场已有所复苏,也不能盲目乐观,企业依旧面临着“生存”大考。

  低谷下企业经营模式危中求变

  继4月初创历史新低后,甲醇价格就一直在低位徘徊。甲醇产业链相关企业传统经营面临越来越大的风险。

  “在行情低迷和市场主流情绪看空的背景下,市场买涨不买跌的心理导致贸易商蓄水池作用减弱,持续的低价将使得生产企业经营难以为继。”一德期货分析师史开放如是说。

  面对价格的趋势性下滑,甲醇生产企业举步维艰,要么维持开车,忍受企业亏损和库存压力,保证市场份额,要么停车,暂时退出市场,或有可能永久性退出市场。当然更多的是要维持开车,在逆境中成为行业龙头企业。

  对于贸易型企业而言,在当前港口库存满罐、厂家和社会库存大增的背景下,仅不断增加的仓储费用,就使其参与的难度大幅提升,因此凭借单纯低价囤货等待价格上涨出货的思路已无法适应市场变化,也亟须革新原有贸易模式。

  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在面临不断变化的局面时,企业必须要改变现状,进行变革,不能坐以待毙。

下一篇:002829:俄罗斯力争成黄金产量第一大国 加速去美元化能否奏效?
上一篇:核电概念股票:6月23日期市早参:铁矿石到港量明显增加
评论